主持人: 魏雯靜 馬奮強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931-8922277

往期回顧

返回甘肅廉政網
用形式主義對付官僚主義?這問題很嚴重

  做好基層基礎工作十分重要,只要每個基層黨組織和每個共產黨員都有強烈的宗旨意識和責任意識,都能發揮戰斗堡壘作用、先鋒模范作用,我們黨就會很有力量,我們國家就會很有力量,我們人民就會很有力量,黨的執政基礎就能堅如磐石。

——習近平

  基層是國家政策執行與落地的“最后一公里”,做好基層工作,離不開上級政府部門對下級工作落實情況的調研、監督和檢查。

  但武漢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團隊在全國多地調研中發現,有些督辦整改工作偏離了保障政策執行和落地的目標。而基層為了避責,也以形式主義迎檢整改應付官僚主義督查。

  為何會出現這樣的惡性循環,又該如何破解這一問題?今天,學習小組推出基層說“基層減負”專題第10篇,談談這一話題。  

  幾種不合理的檢查

  迎檢,是基層工作的重要內容,也是基層工作壓力的重要來源。

  有的基層干部講到,所謂“暗訪”式檢查很難做到百分百的悄無聲息。例如有的暗訪,開公車過來,剛到鎮上就很快被發現了,最后縣領導立馬趕到,只能改成“針對性”暗訪。

  還有的暗訪會提前會知鄉鎮,最近可能有領導檢查,于是全鎮每隔20米安排一個人,看到可疑的車就馬上在微信群通報。領導下來檢查,鎮里領導全程跟著,同時在微信群里隨時公布檢查到哪里了。

  此類暗訪檢查,都是在檢查到來前,基層的準備工作都做好了,暗訪早已流于形式。

  還有的領導下鄉檢查督辦工作,受限于村與村之間距離遙遠,往往一天時間去不了太多村。為了節省時間、多轉幾個村,領導在每個點上實際停留的時間就非常有限了。于是走走過場,交代一下具體事項,拍照留痕,證明“來檢查過了”之后就立馬趕場下一個地點的現象就出現了。

  調研時,筆者發現有的來督辦檢查的女性干部,穿淺色連衣裙、高跟鞋、背大款皮包,這樣的著裝顯然不方便下鄉督辦工作,可見這樣的干部本就帶著“走馬觀花”的心態而來。這樣的檢查,對基層來說又怎有力度可言呢?

73.jpg 

  還有一些檢查的問題在于“指鹿為馬”。基層社會復雜,檢查中遇到的很多問題,并非能單因單果獨立起來看待的,而是“牽一發動全身”,需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但有些來檢查的干部,不懂基層社會,就會出現“指鹿為馬”的情況,而壓力傳導到下面,基層只能“認栽”。

  調研中,有基層干部反映:“上面來的領導,連司機也是領導,領導說什么就是什么。基層雖然有解釋權,但并不能保證領導回去后怎么寫。所以要想方設法讓來檢查的領導高興。”

  此外,大學里來的“筆桿子”也讓基層很忐忑。例如做精準扶貧的第三方評估,來村里的都是大學生,不會說本地方言,與村民交流都很書面化。有的貧困戶聽不懂,導致信息溝通不暢。做出來的評估報告也是只看表面,對基層社會問題不專業,最后導致基層需要花大量時間精力整改一些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 基層新形式主義

  為應付層層加碼的過度檢查,基層工作中也形成了一些新的形式主義。

  比如將整改替代為形式化臺賬。

  目前,各地政府偏愛喜歡“清單式”檢查,將一份幾張紙的檢查清單發給基層政府,鄉鎮對照上面的內容一項項整資料。檢查前一周就開始做準備,并且需要把所有可能出現的情況全部考慮周全,好只讓領導看到能看到的東西。

  另外,現在幾乎所有的檢查都要求鄉鎮成立工作專班,有長期規劃、年度計劃、工作方案、工作臺帳、工作措施、考評機制、經費保障等。然而鄉鎮的日常性事務太多了,根本不可能做到每項任務都成立專班,且落實長期規劃、年度計劃等。但只要涉及到檢查,都必須要做資料。

74.jpg

  檢查后的問題清單實行銷號管理,而問題整改不看重具體執行,而是用文件材料、工作留痕佐證整改過程,用做臺賬過程替代實踐,用文件落實文件,用會議落實會議,陷入形式主義的循環。

  再比如先想如何避責。

  上級檢查后,提出的問題涉獵范圍過于廣泛,基本涵蓋基層治理的方方面面,使得具體的職能部門無法完成具體整改,只能流于材料。

  如在扶貧工作的上級檢查督辦問題清單中,不僅涵蓋扶貧中產業扶貧、教育扶貧、扶貧資金管理等問題,還包括農村文化建設、村級組織黨員年齡老化等超出扶貧工作本身的基層治理問題。

  寧肯錯列、堅決不漏列,如此過度檢查,只是為了體現上級部門已經完成了“提出問題”的責任。至于是否能夠整改、以及是否需要整改,都不考慮。這樣將責任推卸至基層,不僅加重了基層工作量,也使得基層自查淪為形式材料,無法發揮自查效果。  

75.jpg

  破解問題的辦法

  要解決上級檢查出現的問題,可采取分類整改的方式。

  對于“硬問題”或實效性問題,例如項目資金使用不規范、政策錯誤執行等問題,一對一切實整改。對于“軟問題”或長效性問題,例如發展集體經濟、移風易俗等等問題,需要長效時間解決、或者需要系統解決的問題,給予整改一定的彈性或發展空間。

  如果治理只為追求政績和時效將所有問題都“一刀切”,那么下級面對壓力只能通過追求材料、臺賬盡善盡美應對了。

  同時,問責也要相對獨立,體現科學化、在地化。如果啟動問責機制,就要將問題還原至現場而非文件材料。

  檢查層層加碼的內容,要符合下級實際情況。如果在增加表格、增加內容的同時,能首先考慮到下級意見,有效溝通反饋后再進一步落實,會減少基層形式主義的發生。上級在制定政策、層層加碼的時候,要適當賦予基層以自由裁量權和彈性空間。重塑和暢通上下級反饋機制,避免基層形式主義迎檢。

  各位組員,你在工作中是否遭遇過這樣的問題?你認為應該怎么辦?歡迎留言討論。

  作者/史源淵  (華中科技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博士生)

  來源:學習小組

11选5走势图软件下载